云南怒江边再祭远征军 三英灵首迎家人

史迹 2022-05-12 09:41:48

↑↑↑点上图,团队简介

本文转载自《云南新闻网》。特此鸣谢!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七七事变,全民族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云南,尤其是滇西,,,在这块土地上,有很多抗日英雄为反抗侵略献出了生命,,做出了巨大贡献。


2017年7月7日,80年后的今天,3具装有中国远征军遗骸的棺木,在人群的注目下,被缓缓送入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司令部旧址。


远征军39师115团3营少校营长王春泉、87师260团第1营1等佐军医郑发平、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简少良等三位长眠于此的英灵,时隔多年后,三位远征军英灵首次迎来亲人祭拜。


三位远征军的亲人,分别从河南、陕西、四川三地赶来。,一次次跪拜。悲痛的哭声,让在场人士泪目。


 

李进红 摄


7月7日,,位于怒江东岸的云南施甸县热水塘村,3具装有中国远征军遗骸的棺木,在人群的注目下,被缓缓送入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司令部旧址。这里,已经建有一座灵堂,集中收殓殉国远征军将士遗骸。

李进红 摄

李进红 摄


当日,由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滇西远征军遗骸寻找与寻亲活动也全面启动。远征军39师115团3营少校营长王春泉、87师260团第1营1等佐军医郑发平、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简少良等三位长眠于此的英灵,在时隔多年后,首次迎来亲人祭拜。


三位远征军的亲人,分别从河南、陕西、四川三地赶来。,一次次跪拜。悲痛的哭声,让在场人士泪目。


李健 摄


85岁的张王氏跪在长兄王春泉的暂厝地嚎啕不已。“三四岁时,长兄就出征离家,从此再未见过。”张王氏说,家人曾来云南寻过哥哥的墓地,但无功而返。“如今,终于知道大哥在哪儿,心中多了许多安慰。”


简少良侄子简张红在大伯的墓前行了一个军礼。他说:“我曾经也是一名军人,深知保家卫国就是军人最大的使命。为大伯献上这个军礼,表达对他最崇高的致敬。”

李健 摄


位于怒江边上的施甸县,倚仗怒江天险,,。这里的青山间,曾驻扎了十万中国远征军,很多中国军人,从此埋骨他乡,再也没有回家,家人们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幸运的是,施甸的百姓没有忘记历史,他们没有忘记这群为了国家而牺牲的中国军人,他们默默地保卫着这些英灵。


由旺镇村民董接林家的三代人,守着郑发平的墓地已有70余年。每每逢年过节,他们都会祭拜这位并不曾谋面的英烈。


李进红 摄


“人在外面心在家,为了抗日打天下,夫妻老母难见面,要等何时才团圆”,董接林说,其小时候在村里的土墙上见过郑发平的这首诗,心里由衷敬佩。后来选责任田时,他申请要了郑发平墓地所在地。


“我大爹也是牺牲在台儿庄战役,墓碑都没有。我总是对儿女说,如果找不到郑发平家人,我们就是他的家人。”董接林说,“很高兴郑发平的家人找了过来。这样,我就放心了。”


正是在政府、媒体和志愿者的通力合作之下,像董家三代这样的施甸人守护了多年的忠魂,开始陆续寻找到远方的家人。面对董家的无私奉献,郑发平的女儿郑冬香长跪不起。

李进红 摄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王春泉、郑发平、简少良外,在施甸县境内,,尚未寻找到亲人。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表示,将继续努力,同时号召更多人,。

李进红 摄


当日,、,了解亲人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这片土地,并接收当地赠送的纪念品。


三位远征军英灵首次迎来家人祭拜

01

郑发平,男,原籍陕西省渭南市华县,中国远征军71军87师260团1营1连佐医官,,在松山战斗中负伤被送回施甸后方医院,伤势过重牺牲,于民国32年7月15日牺牲,年28岁。


郑东香期盼为父亲祭奠扫墓


2017年7月7日,郑发平英烈的女儿郑冬香、大孙子郑中义、大孙媳范新利、二孙子郑中虎、大孙女婿史红宝、孙女郑艾芳,在自己亲人的墓碑前,一次次跪拜,悲痛的哭声感动了在场所有的人。

他生前住由旺街子孔庆安家,曾经写了一首诗在孔家墙上:“人在外面心在家,为了抗日打天下,夫妻老母难见面,要等何时才团圆?”牺牲后,是他的同乡战友张发亮、魏忠信、方治安、赵伯刚等人为他立的墓碑。(墓现在由旺街文笔塔以西的山坡上,现为由旺街子董接林家山地。)


2017年6月13日,发布陕西郑发平烈士寻亲消息后,陕西一自媒体公众号再转发,惊喜的是,郑烈士的孙女婿史红宝恰好看到了这条寻找消息,,经沟通确认,他应该就是郑烈士的亲族。



第二天,苏泽锦和郑烈士的女儿郑东香再次通了电话进行核实。与此同时,,赶到郑烈士的故乡,作进一步确认,最终确定,郑东香就是郑烈士的女儿。


郑发平的墓就在施甸县董良的村里,董良没有见过郑发平,但是他当时在墙面上见过郑发平的诗,。后来,董良在村里见到了郑发平的墓地,于是向村里申请,将自己的责任田选在了这里。,将他的墓地管理的干净整洁。不仅他一个人,董家三代人,70多年来一直看守着这块墓地,逢年过节都会祭拜这位英烈。


郑发平后人这次赶到施甸,见到了董良,两户从未见面的人,因为郑发平连接在了一起。郑发平的后人长跪地上,痛哭流涕,感恩董良一家人无私的奉献。

02


王春泉,河南省太康县毛庄镇陶母岗村王三宅村人,生于民国五年(1916年)。毕业于黄埔军校14期一总队,39师115团3营少校营长,参战四次,两次立功,于1944年由楚雄接新兵步行返回保山驻地,因劳累过度病故。


王春泉(志愿者赵进从国家档案馆查阅出来的资料图片)


2017年7月7日,王春泉老人的妹妹张王氏在长兄的墓碑前嚎啕痛哭,三四岁时,长兄就出征离家,从此再未见过。但是整个村里,都知道高大帅气的王春泉,都知道他精忠报国的事迹。


2017年6月15日,云南施甸正在修筑高速公路。此时,志愿者听说沿途有一座远征军的墓地,但是不知道确切的地址,于是找到高速公路指挥部,请他们暂时停工,让志愿者寻找他的墓地。,同意停工三天,让志愿者全力寻找。志愿者经过努力发掘,第一天就寻找到王春泉墓碑。根据墓碑记载的信息,16日,龙越基金会工作人员和河南志愿者团队赶往太康王三宅村,通过村民口述、家谱记载,确定了王营长的家族,并访问了后人。,听到志愿者来寻访后人的消息,整个村都沸腾了,沉睡的记忆被激活。


  王春泉的妹妹拿着哥哥的照片


家里人知道王春泉是个营长,病死于云南。从其妹妹及侄媳妇口述中得知,王春泉有一妻朱氏(亦是太康人)。二人育有一子,后来儿子生病不幸夭折。


王春泉病逝前,他夫人正前往云南去和他会合,夫人还没有到的时候就病逝了。


王营长的二弟、三弟曾经去云南找过他的墓地,没找到。当时王春泉出征的时候把妻弟也带在身边,还送了一套军装。侄媳妇和妹妹见过的都记得,是一套军用的毛呢大衣和长筒军靴,质量很好,平时舍不得穿,逢年过节才拿出来。妻弟现在也过世。


当志愿者拿着王春泉的照片,找到他85岁的小妹王氏时,王氏摩挲着王春泉的照片,眼泪在眼眶中不断地打转。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大哥,去了哪里。


新闻链接


高速工程停工三天


历时73年,王春泉的家人终于再一次收到了他的消息:作为中国远征军39师115团3营的营长,他因劳累过度病故,被葬在云南省施甸县仁和镇热水塘村的一块空地上,墓地的位置恰好处于施甸县高速公路项目的必经之地。,原本计划经过墓地的高速公路项目特意停工3天。目前,王营长遗骸已被找到,暂存于施甸县殡仪馆。此外,志愿者也在河南太康县找到了王营长的妹妹。

03

简少良,原籍四川省成都东水井街人,,,享年二十九岁。简少良牺牲后,他的战友将他葬在了怒江东岸的太平镇乌木村,。



简少良侄子简张红手捧从家乡带来的泥土,今日祭拜大伯。


2017年7月6日,简少良的侄儿子简张红从成都赶到施甸,。


不久前,简少良的侄儿子简张红偶然看到成都《华西都市报》,发现了一篇“为远征军简少良寻亲(注:该信息由本公众号首发之后,引发包括《华西都市报》在内的多家报纸、网络媒体进一步报导)的消息,他顿时就呆住了,这与他失散多年的亲人如此吻合,经证实,这位简少良就是年轻时参加抗日战争而失去联系的大伯。


玉米地里的简少良墓。资料图片


简张红说,一家人已经寻找大伯七十多年了,一直杳无音信,在知道大伯的坟墓后,家人称再远也要来祭拜大伯。


,除了目前找到的数位英烈的亲人,还有很多远征军英烈埋骨青山,远方的亲人在苦苦的寻找,多年没有音讯。目前,在施甸县境内,,还没有寻找到亲人,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将继续努力行动,同时号召更多的伙伴参与进来,。

编:黄志昂)

关于我们

敬请热心人士赐稿:宣传抗日英雄忠勇报国事迹;;,等等。凡赐稿给www.kzsjcn.com“(本小组自有网站)及”抗日战争纪念网www.krzzjn.com"(合作网站)转载;若不同意转载须提前告知。我们的运作小组,、、,拥有联系各地志愿者及公益组织的资源。我们做平台,助力,希望能为此奉献微薄力量,,颂扬民族精神”!

Copyright © 广州呢大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