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已故的亲人送寒衣?

原创善文 2022-05-30 12:51:28

1、一连几夜,夜夜梦见父亲,全是生前的模样:缄默、安静却不泛温暖。昨夜,又梦见父亲,在兰州,我们生活过二十年的旧居,家人全在,进进出出,忙碌年饭、新衣,只有父亲端坐于窗下的茶几前,静静地沏茶。然后,有客人来访,是故友王庆进,与父亲一样的修长、挺拔,穿着黑色、修身的毛呢外套,两人对面而坐、茗茶而谈,一如生前。


突然醒来,不胜唏嘘,正是寒衣节到来之际,父亲关注的不是吃喝、穿戴,而是与好友的会面“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父亲与王庆进是年轻时的朋友。他们在同一企业就职,都是敦厚、善良的好人;都娶有胶东媳妇;都生有女儿后才有的儿子;两个人性情相投,善静少语,因为父亲年长、因为我们家住房条件尚好,大都是王庆进来访,带着他喜爱的女儿。渐渐地形成惯例,每三四天一聚。  


因为父辈,孩子们成为发小,尤其是我们做女儿的,也不知觉地有了情分。


自从1984年,父亲调离兰州,整整33年,两家人再无交集,也就是说,33年来,他们俩没再见过,先是王庆进因病离世,再是我父亲。王庆进葬在兰州,我父亲则葬在山东,天各一方。


生前,父亲常常提及过去,即便不提,我也能忆起那些温馨的岁月:父亲身体不适或者遇到烦恼之事,王庆进总是静静坐在他的身边,话不多,三言两语准能敲到重点;父亲所在装置爆炸,所有伤员被送进医院抢救,王庆进第一时间奔去找寻父亲;我小姨夫病故,王庆进忙里忙外料理后事;父亲出差,赶上我急性阑尾炎,他连夜将我送到医院,幸亏及时,幸免穿孔……


王庆进在父亲心中占有特殊的位置,举足轻重,父亲更享受的应该是与他开怀诉说、宁静相对的好时光。


我知道,生前没能再见,是父亲一大遗憾。我不知道的是,父亲走了,却能弥补这遗憾,让空想变为现实。这让我足以相信,人是有灵性的,死亡的只是躯壳,而灵魂会带着生前的记忆,自由穿行,继续他们的情感之旅。


2、不知是命运唆使,还是情感传承?我与王庆进的女儿,居然同父辈一样,也成为十分要好的朋友,并且有许多相同之处,同远离家乡、同喜爱文字与旅游、同背负悲凉仍有勇气迎接朝阳、同深爱自己的父亲。虽然她在南方、我在北方,快捷的电讯却能让我们随时联通。


问她,如何给父亲送寒衣?


她说,太远了,回不去的,只能在郊外,找个无人路口,烧点纸钱或者五色纸做成衣服的包袱,写上地址、名字就OK了。


我比她近,想过回家烧纸。父亲却在这个时间出现,是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不用上坟,他已回到故里,正与故友畅谈吗?


那么,我是否也应该去郊外找个适宜的路口,烧点纸钱或者包袱,以表深情的怀念?可是,该寄往何处?兰州,曾经的旧居?早已变成他人的家园;墓地,父亲的归宿?显然,父亲已经离开。


一位禅师曾说过,一朵浪花的生命很短,如果认识到它不只是浪花,而是大海的一部分,那么它就不会死亡,只是转换形式,变成云,变成雨,变成我们杯子里的茶。


人何曾不是呢,父亲虽然走了,却可以变成一缕轻风、一朵祥云、一棵大树,心底无私、安之若素,却又素面朝天。心中有父亲,父亲处处在!


终于明白,烧纸钱也好、送寒衣也罢,只是一种祭奠,“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如果想念,可以放在心里、刻入记忆中,不必拘泥于形式。


3、关于烧纸钱的传说


蔡伦发明了纸,哥哥蔡莫向蔡伦学习造纸,开了一家造纸厂,因质量不好,生意惨淡。为摆脱困境,蔡伦的嫂子慧娘想出一个办法:假装急病而死,让伤心欲绝的蔡莫,在她的棺材烧纸,一面烧一面哭诉悲伤。然后,棺材里的慧娘适时复活,惊呆众人。慧娘再站出解释,她已成鬼,阎王让她推磨受苦,幸亏丈夫送钱,小鬼帮她推磨,三曹官才肯打开地府后门放她回来。蔡莫配合表明没有送钱。慧娘解说,阳间的纸就是阴间的钱。因为他烧的纸钱,让她还阳。然后,欣慰中的蔡莫再抱几捆纸,烧给已故的父母。


从此,他们家的买卖活了。而这一天,正是农历十月初一,因此,后人都在这一天祭祀祖先,上坟烧纸,以示对祖先的怀念。


4、关于送寒衣的传说


说是孟姜女新婚燕尔,丈夫却被抓去服徭役,修筑万里长城,秋去冬来,孟姜女千里迢迢为丈夫送衣御寒。当她来到长城脚下,得知丈夫已死,孟姜女悲痛欲绝,指天哀嚎,感动了上天,哭倒了长城,找到丈夫的尸体后,用带来的新棉衣重新装殓、安葬,时值也是古历十月初一,由此,便有了寒衣节。


其实,“十月一、送寒衣”的这种风俗早在明代就有了。刘侗的《帝京景物略》中写的很详细,所谓“识其姓字辈行?如寄书然”等等。意思是天气冷了大家都穿新衣了,也应该给死去的亲人寄点寒衣去。每年到十月初一,人们总是预先糊好“寒衣包”、“金银包袱”,在包袱外面写上地址,某某人收然后再焚化。


问题来了,如何为已故的亲人送寒衣?


墓地祭奠、烧纸钱与包袱、摆供或上香、独自追思等等,因人而异,重要的是,莫负祖先、莫忘感恩、莫枉为人子!一代代、一辈辈就这样传承。



Copyright © 广州呢大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