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人有了第一次后,都会变得特别想要?

薄粉现秀色 2018-08-30 10:19:21

盐城的冬天,刚过了元旦,气温骤降。

深夜十点,暗沉的天空,断断续续的飘着小雪。

苏牧婉站在窗台旁边,正等待上一位女主播出来,由她接替录制下一个时间段的广播节目。

“叮——”地一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一响。

她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来看,屏幕上提示邮箱里多了一份新邮件的字样。

发件人是陆景年,邮件标题赫然是——“离婚协议书”五个字。

和以往的每一份邮件一样,每个月固定在1号收到这份邮件,内容正文是空的,只附件带着一个42KB的文档。

陆景年第一次丢给她这封离婚协议书时,是纸质版的,被她当场撕了。

后来,对方也省事了,不和她见面,直接给她发邮件,电子版的,她生气也不能把手机砸了。

结婚两年,苏牧婉对于他的这些手段已经习以为常,淡定的将手机调了静音,放回衣服口袋里。

正在这时,上一档广播的女主播已经从录音室出来。

“牧婉姐,到你了。”助理在后面朝苏牧婉喊了一声。她一直不明白牧婉姐这样一个已经有了家庭的女人,为什么一直坚持要把节目时间定在晚上十点以后,难道她晚上不用回家陪老公吗?

苏牧婉应了一声,回眸时,嘴角已经扬起一个标准到无懈可击的笑容,抬起黑色铅笔裤包裹着的纤细小腿,直接进了录音室。

……

银灰色的迈巴赫匀速的行驶在盐城的公路上。

车厢后座,一个衣衫暴露的女人双臂暧昧的挂在男人的脖子上,金色的大波浪卷,其中的一束落在男人的耳侧,有意无意的撩.拨着。

“陆总,今天带我回家,好吗?”性感的女人朝着陆景年抛去媚眼,吊在对方脖颈上的手,绕到男人的胸膛前,不安分的一路往下。

当柔弱无骨的小手即将伸.入男人的衬衫领口时,女人的手腕猛地被扣住。

“啊……陆总,我疼……我错了。”宋一菲始料未及,惊声呼痛。

陆景年冷冷的瞟了一眼旁边的女人,视线落在她新画的美甲上,艳丽而夸张的正红色,委实刺眼,手上的力道加深,“带不带你回家,看你的本事,照目前来看,似乎并不怎么样。”

“陆总……我……”宋一菲咬住红唇,双眼委屈的含了泪。

陆景年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松开了她。

车内一时恢复寂静。

这时,司机打开了收音机,现在正在播“婉婉动听”的广播节目,总裁每天这个时间都会收听,本以为今天宋小姐在,会是一个例外。

“各位听众朋友好,感谢大家在每晚的十点准时收听我们的节目,我是今天的主播,苏牧婉。”

一道清丽动听的嗓音从收音机内传出。

苏牧婉……这个名字,别人是不认识,但宋一菲知道,不正是陆景年那个名义上的陆太太吗?

车内一直保持着沉默,苏牧婉的广播节目在车厢内静静的播放着。

“接下来是听众的留言时间,你们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分享给牧婉。”

宋一菲挑了挑眉,等到了时机,拿了手机拨进了苏牧婉所在的电台。

电话接通,宋一菲摁了扩音键,苏牧婉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这位听众您好,我是主播苏牧婉。”

“苏小姐是吧?”宋一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陆景年,见他面上毫无波澜,胆子又大了一些,矫揉造作的道,“我非常的伤心,我的未婚夫被我亲妹妹抢了,占为己有,苏小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苏牧婉一听,漂亮的眉宇微微皱起,对方的话,无疑是戳到了她的心坎上。

陆景年和她的关系不也正是这样吗?他曾经本应该是姐姐苏云曦的未婚夫——现在嫁给他的人,却是她……

话筒那边一直没有回音,宋一菲眉角浮上得意,夸张的道,“苏小姐是不是也觉得现在的小三太嚣张了,所以才没法作答?连亲妹妹都开始抢姐姐的男人了,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陆景年在旁边听着,一直没有表态,也没有阻止旁边女人的行为,只是安静的等着苏牧婉的回答。

苏牧婉捏了捏拳头,指甲深深的掐紧手掌心。

深吸了一口气,她平静自若的开腔。

“劈腿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既然你的未婚夫能出轨一次,那以后还能出轨第二次,对于这样的渣男,我的建议是宁可不要,毕竟,婚姻那么漫长,婚前识破渣男,总比婚后才发现强百倍吧。”

“那苏小姐的意思就是我的妹妹没有错?苏小姐你这不是明摆着在包庇小三吗?还是你本身也是小三,所以才会和小三感同身受。”

对方的话,显然已经有了刁难苏牧婉的意思。

录音室里的几个工作人员,纷纷不约而同的将奇奇怪怪的目光投向了苏牧婉,等待她的反应。

苏牧婉一直低着头,心脏狠狠的扯了下。小三这样的字眼,像是一根针,直直的扎在了她的心上。

冷静后,她才绽开了一个笑容,“我的意思,看个人理解吧。虽然您的妹妹做了你感情的小三,但是你也应该积极面对,不应该杯弓蛇影,看别人都像小三。感情可以治愈,公主病却不好治。”

没有成功激怒到对方,反而被对方嘲笑,宋一菲撇了撇嘴,正想反驳。

一旁的男人,忽然冷冷的发出一声轻哼。

宋一菲吓了一跳,立即战战兢兢的挂了电话,深怕会惹怒到陆景年。

电话虽然挂断了,但是话筒那边最后的那一声男人的轻哼声,却清清楚楚的传入了苏牧婉的耳朵里。

她的心上一抖,握紧了话筒。

陆景年的声音,她不可能会听错,一定是他——

哪怕他没有说一个字,她都能辨别出来。

……

节目录制结束,苏牧婉从录音室走出来,黑漆漆的窗外还在飘着小雪。

她不自觉的拢紧身上白色的毛呢大衣。

助理乔欣从后面追上来,心疼的看着苏牧婉,关心的道,“牧婉姐,刚才那个听众的话,你千万别在意,她一定是自己失恋了,故意折腾别人。真是的,谁也不欠她的,她凭什么那样啊——”

“没关系的。”苏牧婉摇了摇头,抬步往外走。

“恩恩,谁不知道,我们牧婉姐那么优秀,而且还嫁了个好老公,怎么会是个小三。”乔欣笑眯眯的道。

好老公——

陆景年,他算吗?

结婚两年,她和陆景年一直是隐婚,在公众面前,没有人认识苏牧婉,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丈夫居然会是在盐城可以只手遮天的陆氏总裁。

原因,大抵是以后就算两人离婚了,把苏云曦的总裁夫人身份替换回来,也不会有人发现。

苏牧婉笑了笑,望了眼空空的无名指,所谓的婚姻,连基本的结婚照和结婚戒指都不曾有过。

下班了,苏牧婉还是一如往常,打出租车回陆园。

……

出租车停在了陆园门外,苏牧婉下了车,雪已经停了,沿着覆盖着小雪的柏油路,徒步走向别墅。

远远的,她看见陆园别墅门前,居然亮了灯。

她一惊,是他回来了?

大概有一个月了,作为丈夫的陆景年,都没有回过这个所谓的家了吧。

还未走进别墅,苏牧婉的视线被停在别墅门口的一辆迈巴赫吸引住了。

她认得,是陆景年的车。

在她走过去时,银灰色的迈巴赫轻微的摇晃起来。然后,车身的动静越来越剧烈——

透过车窗玻璃,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后车座,一具雪白的身体,豪迈的跨坐在男人的身上。

目光刚触及到车上坐着的男人,苏牧婉心惊的立即收回了视线,再不敢多看一眼。

拎着手提包,不为所动的往前走。

然而,迈巴赫车内,女人兴奋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的传入耳里。

令苏牧婉不得不顿住了双脚。

这里是陆园,她是陆太太——

她做了个深呼吸,掉过头,走回来,站在车门前,抬起素手敲了敲车窗玻璃,悦耳的嗓音,好心的提醒道,“别为了省开.房钱,就选择在车里做,被记者拍到,太损面子了。”

以为车厢里的人不会回应她,没想到,下一刻,车窗玻璃缓缓的拉下。

车厢内暧昧的画面,一览无余。

一个上半.身未着寸缕的女人,亲密的粘在陆景年的身上。

陆景年的西服外套丢在一边,身上只一件黑色衬衫,衬衫的领口,几粒纽扣随性的扯开,露出胸膛上一截结实而性感的古铜色肌.肤。

结婚两年,有关陆景年的花边新闻就没有消停过。不是今天和这个小明星搞暧昧,就是明天和那个名模住酒店被拍到——

只是,苏牧婉知道,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做戏给她看的。他的心里,只有她姐姐苏云曦一个。

苏牧婉本以为面对这种事情,她早应该麻木了。

但是当真真切切的看见他当着她的面,和其他的女人亲密的在一起时,她的心口还是一阵钝痛,犹如万箭穿心……

她偏过头,将视线转向别处,怕多看一眼,眼泪会不自觉的掉下来。

“陆总,这不是陆太太吗?”宋一菲抱着陆景年,身体紧紧的贴在男人身上,挑衅的道。

“呵!陆太太?她苏牧婉配吗?”陆景年冷哼,阴鸷的黑眸,深不见底。

苏牧婉强装微笑,原来他难得回家一次,也不过是为了带个女人回来羞辱她——

“不管我配不配,我是陆太太的身份,都是不争的事实。作为陆太太,自然要考虑维护丈夫的名誉。这点开酒店的钱,陆家出的起。”

她一边微笑着,一边打开手提包,将皮夹里所有的钞票全数塞进车里。“一间豪华套房,这些应该够了,剩余的钱,就当做是宋小姐陪了我丈夫一晚上的小费吧。”

落落大方,一派宽容大度的正室形象。

可是,落在陆景年眼里,却直想把她这张假惺惺的脸撕下来。

“陆总,她……她这是羞辱我呢,人家不依啊……你要替人家做主……”宋一菲撅着红唇,一脸委屈的将头埋在陆景年的肩上。

什么小费,这个苏牧婉话里话外的不就是把她当做陪客的妓.女吗?

“小妖精。”陆景年宠溺的捏了捏宋一菲的鼻尖。尔后,才缓缓的将目光投向苏牧婉,那眼神里像是淬了冰,一片冷漠。

“刚才试过了,酒店的床单太脏,陆园别墅里的床和沙发又太硬,也不舒服,换来换去,还是车.震,我比较喜欢。苏牧婉,我想在哪里和女人做,你管得着吗?是不是连我一晚上做几次,你也要关心?”

和陆景年比毒舌,苏牧婉只能甘拜下风。

结婚以后的两年,两人为数不多的每月见一面,哪一次不是她被对方无情羞辱的体无完肤、遍体鳞伤——

原因是新婚之夜,陆景年发现她不是完璧,口口声声的骂她下贱,和她的母亲周书芸一样不要脸!

然而,他哪里知道,她当时不是第一次,真正的原因是……

苏牧婉的秀眉微微蹙起,手拳不断的握紧,身姿笔挺的站在车外,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陆总,我好怕啊……陆太太皱起眉的样子好吓人,好像是要吃了我似得……我的一颗心害怕的都要跳出来了……”

正在这时,宋一菲枕在陆景年的肩上,斜眼瞟了一眼苏牧婉,忽然惊恐的尖声叫道。

“哦?你怕?哪里怕?是这儿?”陆景年嘴角翘起一丝弧度,抬起的手指,落在宋一菲胸脯的位置,正指着女人的心口上。

“是呢,陆总,我这里好怕怕的……您快摸摸看,看我的心口是不是跳的很快……”宋一菲委屈的扁着嘴,扯过男人的大手,覆在她胸口。

暧昧的画面,刺的苏牧婉眉心一拧。

深冬的夜晚,已经是零度以下的温度,穿着白色毛呢大衣的苏牧婉周身冰冷,然而,再怎么冷,却也冷不过心房的温度。

她的心,像是被人捏碎了,无情的摔在地上——

“老公,我困了,没时间看你们在我面前表演激.情戏,我先回去睡觉了——反正每一次你带回来的,用的姿势、动作都一样,我都看腻了,只不过这次带回来的这个,颜值和身材都比先前的差了点。”

苏牧婉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隐藏眼底弥漫开的水雾,拎着手提包,转了身,一步一步优雅的走向台阶,朝着陆家别墅的大门走上去。

“你……”车内的宋一菲气得脸色发白。

一旁的陆景年挑了挑眉,眯起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他的小妻子,两年来,在他的调.教下,口齿是越发伶俐了呵!

苏牧婉不再理会车内的两人,推开双开的乳白色欧式大门,耳畔听得从身后的车内传来一声又一声女人的娇.喘声。

她皱了皱眉,不做停留,迈开腿快步进了别墅。

目光飞速的在客厅凌乱的布艺沙发上扫了一眼,脑子里立刻闪现出陆景年的话——

“陆园别墅里的床和沙发又太硬,也不舒服……”

一想到刚才陆景年和别的女人躺在这张沙发上滚来滚去的画面,她捂着嘴,胃里一阵反胃恶心。

“许姨,把客厅的沙发还有卧室的床单全部扔掉,换成新的,明天我不想再看见它们了!”

吩咐完佣人,苏牧婉直接放下手包,进了浴室。

在浴缸里放了热水,脱下衣物时,浴室墙面的镜子上,呈现出一具玲珑有致的身体,雪白的肌.肤,如同浸泡过牛奶般,美足缓缓的踏入水汽氤氲的浴缸。

闭着眼睛枕在浴缸里,雾气缭绕的水面露出半截圆润的美胸,全身放松后,女人的四肢舒服的在水下伸展开。

不知过了多久,当苏牧婉睁开眼时,赫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男人!

她抬起细腕,揉了揉眼睛,隔了水汽,半天才逐渐看清身前的那张俊脸,不是别人,正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陆景年。

苏牧婉惊得魂飞魄散,“啊”地尖叫了一声。

“陆景年……你……你怎么进来了?你快出去!”

苏牧婉下意识的扯过搭在旁边的白色浴巾,盖住水下的身体,咬牙切齿的道。

陆景年轻蔑的冷笑一声,眼底沾染上一层淡淡的情.欲色彩,人不但没有退出浴室,反而抬起长腿,步步逼近。

“苏牧婉,别装了,你身上我哪里没有看过、摸过?嗯?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你不是求之不得的想被我看光,摸光吗?你,和你的母亲一样,喜欢勾.引别人的男人,做小三,下贱,不要脸!”

他不客气的冷哼。

苏牧婉鼻子一酸,眼眶微微湿润,不知道是因为浴室的水汽,还是眼底溢出了泪——

心像是被针扎着,生疼。

“陆景年,你够了,你怎么骂我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说我的母亲!”她抬起一张湿漉漉的脸庞,朝着他吼。

湿润的黑发还在往下滴水,刘海贴在额头上,一张小脸,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

这一刻,陆景年意外的发现,苏牧婉美丽的动人,丝毫不逊色于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苏云曦。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口下留情——

如果不是因为面前这个女人,他的苏云曦就不会无辜的被关进监狱,判了整整六年,在监狱里浪费她人生最美好的六年!

“骂你?呵!婚前失.身,就你这具肮脏的身体,在我之前,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过了,现在还在这里装什么纯.洁?你把爷爷骗的团团转,难道你以为你也可以骗的了我?”

陆景年弯下腰,伸出长臂,有力的五指包裹住了女人瘦削的下颚。

苏牧婉被迫仰头,拧着眉,目光含了泪,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婚前失.身?

如果不是答应了姐姐,如果不是姐姐对她那样好,她真想把当年的真相亲口告诉他!

让他知道,她为什么会婚前失.身!

苏牧婉咬紧了下唇,恨不得咬出血来才肯罢休。

下一刻,陆景年松开了她,手指一颗又一颗的挑开衬衫的纽扣,古铜色的胸膛展露在眼前,露出一大片。

“你……你要做什么!”苏牧婉惊惧的全身发抖,大脑里好像猜到了什么似得。

她想要逃走,紧紧的抱住怀里布料不多的浴巾,才发现在狭窄的浴缸里,在他的面前,她根本是逃无可逃!

“做什么?当然是和我的老婆,一起鸳鸯戏.水!”陆景年邪肆的一笑,那笑容落在苏牧婉的眼底,简直比恶魔还可怕。

“不……许姨,许姨……来人啊……”苏牧婉惊恐的朝浴室外面喊着。

然而,浴室外面没有半点声响,一片安静。

“苏牧婉,你好像忘记了,这里是陆园,许姨以及其他所有的佣人,都是陆家的佣人,他们都只听我的命令,而不是听你这个挂名的陆太太的!”

陆景年将黑色的衬衫脱下,随意的丢在地上,精壮的上半.身,暴露无遗。

苏牧婉摇了摇头,认命的闭上眼。

在陆园,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陆景年的,也包括她——

不是早该习惯了,还反抗什么呢?

男人赤脚进了浴缸,水面上升,哗啦啦的从浴缸里溢了出去。

Copyright © 广州呢大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