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纪念】今天是一二·九,今天是走上街头的爱国

上海大学学生会 2018-08-05 09:04:40


今天是一二·九

今天是走上街头的爱国





民国十六年,公元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上海,一对投笔从戎的兄弟。


国军突袭共产党领导的工人纠察队,收缴武器驱出驻地。租界与华界内军警大肆搜捕共产党员与工人,交给蒋中正政府。 


随后三天,蒋中正政府开始疯狂捕杀上海的共产党人。当街枪毙共产党人,枪抵在后脑勺上,一枪下去天灵盖掀飞。每个人都是反绑手臂跪在地上,挨一枪蜷缩着倒下去。


这天夜里下着大雨,雨声盖不住远处星星点点的枪声,门被悄悄地打开。


“大哥! ”


一道闪电劈下来,映上了他惨白的脸。他一身的血,白衬衫被雨淋成了粉色。

大哥一直在法国读书,近乎自虐地念书,令人不解。他明白,大哥急,他生怕来不及,像是被驱赶,或者在追赶。


“只因国家已至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民国二十年,公元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巴黎,异乡求学装置满怀的青年。


日本军队侵占沈阳。


还是学生的他冲回家,穿这一袭长衫,缺少了平日的风度翩翩。


他把珍藏已久的字条揉烂扔进字纸篓。他暴躁地在屋里打转,愤怒顶得他控制不住表情,他急促地呼吸,眼泪长流,想要快速地宣泄些什么出来。转了许久,还是把字条从字纸篓里拿出,抚平。


皱皱巴巴的一句话,摊在他的面前。


“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坐在地上,头顶着床边,大哭。



 “中国,有一天真的消失了,怎么办?”




民国二十四年 公元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北平,爱国青年们。


飞奔着走的,是穿着纯黑的毛呢制服的学生们。

学生装有点像简化的晚礼服,下摆不长领子也不夸张。翻领白衬衣,细长的丝带领结,还有一件斗篷式的大衣。太阳下待得久了,晒得他们身上一层绒绒的光。

他们手里拿着传单,塞给过路的人;他们嘴里喊着口号,唱给中国人听。

他们是学生。

他们怕枪头对准他们,也怕自己的同伴就这样一个个地倒下,更怕这场游行无疾而终。

他也走在人群里,“瞿先生被捕了”,他耳朵嗡嗡的,眼里满着泪水,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估计定含了哽咽。

可他不能停,他的身后还有数不清的人挥着旗帜,标语,牌子,突然好像一切都不怕了。

“我一路从东三省来到这,满族和汉族的孩子们,跪在松花江旁边,哭着背一首《满江红》,那是我们中国人的孩子啊!”

“现今国如此,顾不上个人得失。惟救国,惟救国,惟救国而已。”


“反对华北自治!反抗日本帝国主义!”


喊到了全国各地,喊到了万万人心中,喊醒了还跪着的人,喊醒了还睡着的人。他们要求保全中国领土的完整,掀起全国抗日救国新高潮,极大地促成了国内和平。




很快,上海、广州、天津、武汉等接连爆发了游行示威,推动着抗日民族战线的统一。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

只是向上走,

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就令萤火一般,

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不必等候炬火。”





抗日战场,哪里都有那个时代学生的影子,前一刻他们还穿着黑色的学生制服捧着书坐在校园的长凳上,后一刻便能奋起而上,或上街呐喊,或掷笔从戎。

 

巴黎和会之后各地罢工罢市罢课,上海闹得尤其凶。人们抵制日本劣货,六月份上海日本总领事亲自交涉公共租界工部局,要求约束反日运动。上海日厂自五月以来几乎无法开工,日货在码头无法装卸,每一日都是巨额的亏损。渐渐地,罢工从日厂蔓延至英法租界。

上海国民大会通告:罢工之目的,全在推倒北京政府,徐世昌段祺瑞必须下台,拒绝在合约上签字。 



坚强的背后一定存在这样的对话——


“为什么不肯老老实实读书,做一个学者?”


“大哥所教,‘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他们都说中国人低贱,那租界上第一条,狗不得入内,第七条是中国人不得入内!除非为奴! ”


“举国抗战,人人皆可牺牲,无人可凭例。”




“自强不息”,“自强不息”!


“楚虽三户能灭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回眸往昔,老上海大学于1922年落成。


1923年初

又是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

烂漫的春日阳光下,

李大钊应校长于右仁之邀,

推荐共产党员邓中夏来到老上大。


是年夏,

邓中夏邀请瞿秋白担任老上大社会学系的主任。


邓中夏、瞿秋白、何世桢、

洪野、叶楚伧、邵力子、

曾伯英、韩觉民等一批革命人士,

在老上大过着鲜红的岁月。





太阳在地平线下聚集着力量,等待着时机。

光芒终会冲出,那一刻一定会降临。 

那是——未来。

趟着血色的革命之路走来,上大将革命精神继承到底,

八十二年犹未改,我辈学子铭于心。

从老上大到新上大,

上大青年们从来不曾遗忘先辈们的革命精神。

跨越岁月长河,我们与先辈对话,

今日之上大,

辉煌一如当年;

今日之上大青年,

不改热血如往昔。

让我们一起纪念八十二年前的青年,

让我们期待未来的上大青年。



文案 / 李雯

排版 / 管延桢

图片 via 网络

Copyright © 广州呢大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