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女囚凤

我走路带坑 2020-03-25 16:21:44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叮~’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信息提示‘青岛,明后两天降温8-12℃,请注意防寒保暖’。随手截了张图,给她发过去并配文‘青岛,这才有点冬天的样子嘛’。她秒回‘再不装装样子,青岛就要被踢出山东了’。看着手机上的回复,脑补了一下她此刻双手托着手机,那有些傲娇的神情,轻轻的摇头会心的微微一笑。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估计着她还有两三分钟的行程。放下手机,把服务员帅哥叫了过来:

        “帅哥,两杯马琪雅朵,谢谢。”

        “好的先森,请您稍等。”

        这位有点粤语口音的帅哥动作倒是很利落,不到两分钟便是将散发着浓浓香味的咖啡端到了我的面前。


        接过咖啡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将身子向后仰了仰靠在椅背上,一只手轻轻点着椅子的把手,另一只手则用指肚在咖啡底座托盘的杯沿上慢慢滑动。我望着窗外宽大街道两旁的霓虹,以及街道上穿梭不息的钢铁洪流,听着那隔着厚厚的隔音玻璃还清晰可闻的隔壁KTV里声嘶力竭的嘶吼,仿佛觉着这泛着古色古香,罩着橘黄色灯光,播放着用埙吹奏古典音乐的咖啡馆变成了这没有被现代气息过分侵袭的一座孤岛。

        ‘叮铃铃’,我的目光被那挂在咖啡门上的铜铃发出的声响吸引过去。伴随着铜铃清脆的响动咖啡馆的小木门被轻轻推开,她一眼便在顾客不多的咖啡馆的窗边发现了我。我笑着起身向她招手,她一边向我走来一边解开缠绕在脖子上的白色绒线围巾。

        她,叫冰儿。她今年读大三,我读研一,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学。我们的初识是在一个奇葩的‘八分钟相亲大会’,当然我是奉母命前去,她则是因为要完成文学社团的工作而前去收集素材。结果被她采访将近三个小时的我怦然发现,她就是我喜欢的那款。

        我比她大两岁,但一向以‘学识渊博’自诩的我在她面前却常常露怯,她是那种即端庄又有才气的女孩子。为了见她我会把自己伪装成‘文艺青年’,然后以探讨文学素材这种高大上的借口加以‘引诱’,她便欣然应允,比如今天就是这样。

        看她走来,我便很绅士的帮她拉开座椅,接过她的围巾和浅棕色毛呢修身外套,挂在咖啡桌旁边的衣架上。她一边坐下一边抖动着她那如锦缎般的秀发,这时我才发现隐藏在她那柔顺发丝间的片片雪花。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诧异道:

        “下雪了?”

        “是呢,刚下了不到五分钟。”

        “那这可是青岛今年的第一场雪。”

        “嗯,估计待会朋友圈就要被刷爆了。”

        冰儿低头看着那杯冒着热气的马琪雅朵,扬了扬小拳头,似带有‘威胁’的味道冲着我说:

        “这次我买单,不准和我抢!”

        “好。”

        我学着她的样子用汤匙轻轻的沿六点钟方向搅动咖啡,看着她轻轻抿了一小口然后一脸陶醉的表情,心中怦然一动。多么想定格这一瞬间,寒冬中两人静静的坐在一起,手里捧着热腾腾的咖啡,一脸满足的看着窗外的雪景。突然感觉好温馨,不知她此刻是否也像我一样感受到了那一股可以融化寒冬的温暖。

        冰儿四下打量的一圈咖啡馆,问我:

        “学长,我看旁边还有好几家,你为何单单选择这家咖啡馆呢?”

        我指了指头顶的音箱,冰儿则顺着我的手指向上望去。然后,仰着小脑袋闭上双眼,静静聆听着从那音箱中缓缓流淌出的音符。此刻,她那小扇子般的睫毛微微抖动,薄薄的嘴角向上勾起,勾起的嘴角在她那白皙光洁的脸颊上牵起两个浅浅的梨涡,而她那时而蹙起时而舒展的秀眉证明此刻她正用心欣赏。埙的声音沧桑、古朴,能穿透历史的尘埃,那音律仿佛从时间长河的上游而来,没有停歇便原汁原味的灌入双耳直击心灵。

        片刻之后冰儿睁开眼眸,嘴角挂着微笑,歪了歪小脑袋,对我说:

        “我对你的答案很满意。”

        “你喜欢就好。”

        “那学长,今天咱们讨论的文学素材是什么?”

        “青岛的冬天。”

        冰儿轻咬红唇,她那纤细修长如葱段般的手指在她那额前浓密的秀发中穿过,这两个标志性动作表明她现在开始思考问题了。

        过了片刻,冰儿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簌簌白雪,对我说:

        “落雪听埙,意境凄美。青岛的冬天很少能下这么大的雪,但这戚戚怨怨的埙声让我想起了青岛的另一场大雪。一场在青岛这片土地尘封太久,和爱情有关的雪。”

        “哦,那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凰女囚凤。”

        冰儿的眼神里渐渐透漏出丝丝忧伤,她的思绪似乎在埙的声音中逆着时间的长河飞奔而去,穿透了那厚重的历史尘埃。听着她娓娓道来,仿佛把我也一起带入了那个时代。


        在上古时代青岛这片土地被称为东夷,相传4600多年以前,在东夷滨海之地有一个部落名为囚凰。而离囚凰部落万里之遥的苍茫大海之上有一座青鸾仙山,在那青鸾仙山上栖息着神族的一支,这支神族便是传说中五凤之一的白凤。据传每隔百年,便会有一位白凤因迷恋上囚凰部落的女子,而来到凡间为了她心甘情愿的凋零白羽折断凤翼,而那位白凤心仪的女子便被大家尊称为凰女。而神族一旦爱上人间女子,便会消散法力沦为凡人,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还要忍受蜕变带给他们的无尽痛苦。因为爱情,原本身为神族的白凤自折凤翼消散仙力变为凡人,犹如被爱情的枷锁囚困住一般,是故,便有了这凰女囚凤一说,这囚凰部落之名亦由此而来。当然这枷锁也并非绝对的牢不可破,不过打破它的唯一方式便是亲手杀死他心爱的女子,由此方能续接断翼重获仙力。


        囚凰部落只要家中有女儿的几乎都会在自家院子里种几棵梧桐树,据说白凤栖身之木只会选择梧桐,在院中栽种梧桐则是为了吸引白凤前来。囚凰部落的百姓认为能和神族通婚那是无上的荣耀,所以做梦都会希望自家的女儿会被选为凰女,而很多女孩更是幻想着能有一天在自家院子中白羽翩翩栖落梧桐。但世间也总有叛经离道的姑娘,族长家的女儿瑶姬便对此嗤之以鼻。她认为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仅仅因为他的身份就对其仰慕倾心,那不是爱情而是荒唐。


        青鸾仙山,凤王在大殿之上满脸严肃的告诫即将外出历练的九个儿子,让他们只许去往大海的东方尽头,万不可飞往西方,更不要接近那东夷之地。并告诫他们,一旦迷恋上人间女子便会法力全失,自堕仙格,便再也寻不到这青鸾仙山的归途。大殿之下其他几个儿子皆认真受教,但小九惜羽显然不在此列。


        离开青鸾仙山之后,紧贴着海面一路向西飞翔的惜羽,他那庞大的凤翼煽动间便在海面上掀起一阵阵滔天巨浪。首次外出历练的他显然有些兴奋过度,以至于,一只正在捕鱼的小船都被他掀起的浪头打翻。听到有人在翻滚的巨浪中急声呼救,惜羽这才发现似乎自己刚刚闯了祸,忙将海中那人救起驮在凤背之上。

        被惜羽救起的那人此刻与惊吓想比显然更多的则是惊奇,看着眼前展动白羽御空翱翔的白凤,啧啧称奇的问道:

        “哇~,你是白凤?”

        “对。”

        “那你是来自青鸾仙山喽?”

        “不错。”

        “你是神族?”

        “是。”

        稍顿片刻,惜羽感觉背部一阵刺痛,对着凤背上的那人警告道:

        “你再拔我的羽毛小心我把你扔进海里。”

凤背上的那人拿着刚刚从惜羽身上拔下来的白色羽毛轻轻的刮蹭着自己挺翘的小琼鼻,对其警告满脸的不以为意,瞥了瞥小嘴,道:

        “小气鬼,我叫瑶姬,你叫什么?”

        “惜羽。”

        “哦~,怪不得这么爱惜自己的羽毛呢,竟然有个这么臭美的名字。”

        “。。。。。。”

        在将瑶姬送回囚凰部落的过程中,第一次接触人类女孩的惜羽,由瑶姬的一路的陪伴嬉闹,竟让他对这个明眸皓齿性格清朗的女孩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乘白凤而归的瑶姬毫不意外的成为了整个囚凰部落的焦点,囚凰部众都开始以凰女来称呼她。但瑶姬自己对这凰女的称呼似乎并没有多么在意,最起码现在她觉着惜羽只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留在囚凰部落的惜羽,渐渐发现他真的爱上了这个人类姑娘,爱到疯狂爱到无法自拔,于是心中火热的惜羽便开始对瑶姬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凤求凰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惜羽陪伴瑶姬日夜农作、捕鱼、狩猎,闲暇时光,他便取出自己的亮银枪在梧桐树下给瑶姬舞一曲凤求凰。他甚至不惜触犯仙灵,西去昆仑取来琼浆玉液治好了瑶姬母亲的眼疾,东去长白取来雪藕治好瑶姬父亲多年的残肢。

        渐渐的,瑶姬也爱上了惜羽,爱的更加轰轰烈烈。

        在享受爱情的同时,惜羽发现自己无比爱惜的白羽渐渐凋零,凤翼开始一根根的折断,以前他那通天彻地的仙力也慢慢的消散。他知道,凤王曾经的警告开始应验了。不过那种蜕变时的痛苦,并没有让他的意念动摇分毫,却是更加坚定了他对瑶姬的爱意。如果这就是爱她的代价,那这些痛苦又算得了什么。承受下所有的痛苦,完成蜕变的惜羽最终真的变成了一个凡人。


        4638年前,统一中原的轩辕黄帝携万千甲兵横扫东夷。这年冬天,轩辕实现了他争夺天下的又一个目标,来自中原的他看到了久违的大海。当然,意气风发的轩辕也没有忽视掉囚凰这个东夷滨海部落,轩辕之所以没有忽视它,倒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这里有一位比他的妻子嫘祖还要美丽动人的姑娘——凰女瑶姬。


        两军对阵,惜羽冷冷的看着对面扯天连地的烈烈军旗和晃晃夺目的士兵们锃光瓦亮的盔甲,还有那一个个威名显赫的将领,刑天、应龙、风后、力牧、旱魃,那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而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与常人无异的凡人,在自己身旁站着的皆是粗布麻衣手持鱼叉锄头战战兢兢的渔民农夫,在对面庞大的军队面前己方是那么的渺小。可就算只有自己一人又如何,惜羽也会毫不退缩,因为对面的轩辕想要抢走他的瑶姬。


        当然,最后囚凰部落毫无悬念的战败了。瑶姬的父亲率部族归顺了轩辕,整个囚凰部落,最后还在抗争的恐怕就只剩惜羽和瑶姬两人了,不为其他,此刻他们只为自己的爱情而战。无论轩辕使用什么方法,威胁也好,利诱也罢,惜羽和瑶姬两人绝不屈服,最后甚至连瑶姬的父亲都是变成了轩辕的说客,也许他觉着做轩辕的老丈人会更有面子,这让惜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心和危机。

        惜羽知晓仅凭自己的力量他是绝对斗不过轩辕的,所以他想到了自己的神族,青鸾仙山的凤王和一众仙灵。在一个雪夜匆匆的告别,惜羽告知瑶姬再坚持片刻,便独自一人驾着孤舟向茫茫大海驶去。惜羽驾驶着小舟历经这大海上的狂风暴雨、烈日曝晒、方向迷失等等劫难之后,他终于明白,苦苦寻觅的青鸾仙山是真的不会再出现了,凤王当初的警告并不是用来吓唬他的,那是决绝的誓言,即便他曾经是凤王最喜爱的小九。

        没有搬来救兵的惜羽怏怏而回,此时他发现瑶姬已不再家中,他慌了。

        瑶姬的父亲告诉他,见你迟迟未归,瑶姬心意转变已于十日前,前往轩辕大营去侍奉轩辕黄帝了。

        头脑发胀的惜羽不信,他知道一定是轩辕使用卑劣手段将瑶姬强掳而去,惜羽不顾其他,提枪只身前往轩辕大营。


        未受阻拦的惜羽来到轩辕帐外,听着轩辕大帐里笙歌莺燕,手中的亮银枪一扫挑开帐门,赫然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身高贵华服的瑶姬。惜羽认得那华服,那是之前轩辕三番两次差人送给瑶姬都被她一口回绝,并告诉轩辕她是宁死也不肯穿的那件。没想到那华服穿在瑶姬身上竟然这么美,衬得她真的犹如天女下凡一般,简直美得不可方物。此刻那美若天女的瑶姬犹如柔若无骨般依偎在轩辕怀中,正将爵杯中的美酒端至轩辕唇前。显然瑶姬已经移情别恋,在轩辕的怀中妩媚缱绻。头脑充血嗡嗡作响的惜羽无视掉大帐中满是助兴的乐师和舞姬,枪尖遥指瑶姬,摇头苦笑,呵问:

        “为何?”

        瑶姬娇躯一颤,却没有回答。

        轩辕则站起身来,屏退大帐中的乐师和舞姬,面带嘲笑之色,说道:

        “我来告诉你为何。你是被凤族遗弃的凡人,我是女娲大神的嫡子,论身份不知要比你高贵多少。我拥有无上仙力,而你只不过是区区凡人。我是志在天下的大英雄,你呢?我可以给她作为一个女人这世间最高的荣耀,你呢?我可让她一生尊贵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你呢?”

        惜羽看向瑶姬,声有悲壮,摇着头,道:

        “就凭这些?”

        轩辕说道:

        “就凭这些。”

        “我不相信!”

        惜羽不相信他会因为这些败给轩辕,瑶姬一定是被轩辕逼迫的,想要求证的惜羽深情的凝望着瑶姬,而瑶姬却将俏脸扭向一侧,躲闪惜羽那拷问的目光。

        轩辕嗤笑道:

        “你不相信没关系,那就让我帮你认清什么叫做现实,惜羽现在就让瑶姬在你我之间做出选择,如何?”

轩辕一边说话,一边将瑶姬拉起推到两人中间,然后站定身体,别有深意的笑着说道:

        “惜羽,打败你,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困难。我奉劝你一句,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保留你曾经做为神族的最后一丝尊严。”

        “轩辕,你给我闭嘴!”

        “好,既然你惜羽不领情,那就怪不得我了,瑶姬姑娘做选择吧。”

        似乎在两人之间徘徊许久的瑶姬最终对着惜羽怯怯的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将身体转向轩辕。听着那一声道歉,看着那个转身,惜羽感觉心都被刺穿了。此时惜羽望着瑶姬离他而去的背影,看着她那缓缓移动的脚步,心口仿佛随着那脚步的节奏被一把大铁锤狠狠的敲击。他无法相信,自己败了,败得那么低俗。他始终坚信圣洁不可亵渎的爱情,他发现在别人眼中也许并不那么神圣。他放弃神格承受折翼蜕变之苦,最后换来的竟然是无情的背叛和羞辱。他作为曾经神族的最后一丝尊严,已经被践踏的丝毫不剩。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划过,那些场景仿佛一遍又一遍的在对自己无情的嘲笑,现在想想,曾经的那些恩爱是多么的虚伪让人作呕。初次相遇,梧桐树下舞囚凰,凋羽折翼,结伴昆仑取琼浆,血战轩辕,历尽千劫度莽苍,太多太多的过去,现在那桩桩件件皆变成了直戳心脏的一把把利剑。各种情绪在心中杂陈的惜羽,眼睛以常人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血丝,他那千疮百孔的心殇了。悔恨、痛惜、愤怒、委屈、不甘、哀怨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霎时间直冲大脑,令他不堪忍受,头脑中一片空白嗡嗡作响。

        惜羽,疯了!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噗’,亮银枪的枪尖从瑶姬背后没入,从她的胸前探出。

        轩辕怔住了,惜羽也怔住了。

        惜羽怔怔的望着那顺着枪杆流下来的殷红血迹,为何,为何会刺出这一枪。

        惜羽抛掉银枪,抱住若枯蝶寂落的瑶姬,看着她那胸前被鲜血染红的华服,颤巍巍的用手按住瑶姬胸前的伤口,仿佛一个做了错事惶恐无措的孩子,哆嗦着嘴唇,说:

        “我。。。我不知道,我。。。我不想。。。伤害你,我。。。”

        躺在惜羽怀中的瑶姬微笑着似乎没有丝毫的责备之色,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她摊开手掌,那里静静的躺着一只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凤羽。气若游丝,声若咛喃:

        “我。。。我输了,但我,真的真的好爱你。”

        瑶姬,嘴角噙着一抹动人的微笑,离去了。

        轩辕看了一眼倒在惜羽怀中的瑶姬,耸了耸肩道:

        “可惜了。”

       “惜羽,我突然觉着你好可怜。”

        轩辕手掌一挥,惜羽眼前光景快速变幻。

        那是十日以前,瑶姬只身前往轩辕大营,求他救回迷失在大海之上的惜羽。作为交换条件,瑶姬要和他对赌一局,这赌注便是惜羽对于瑶姬爱的信任,若瑶姬赢得赌局,轩辕便不再纠缠。这局瑶姬不得不赌,也欣然愿赌,因为这赌局的奖励实在诱人,也更因为他相信惜羽。所以,今日惜羽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对他的考验,瑶姬根本就没有背叛过他。她只不过为了两人的幸福在坚持着自己的努力,只要刚刚瑶姬走到轩辕面前,惜羽仍然能相信他所爱之人,那瑶姬便赢得了这场赌局。可惜羽,他那冰冷无情的一枪,不仅带走了瑶姬的生命,更是否定了瑶姬对他们爱情所做的努力,辜负了瑶姬毫无条件的信任,是对瑶姬的侮辱更是对他们爱情的侮辱。瑶姬心中明明那么苦,走的时候却还是给惜羽留下那动人的微笑。

        惜羽紧紧抱住怀中的瑶姬,那他亲手杀死的爱人,心中无尽的悔恨,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那句‘真的真的好爱你’,可此刻再后悔亦是回天乏术,红颜两隔。气血逆行的惜羽此刻双目血红泣下血泪,仰天长啸:

        “心好苦啊~”

        杀死瑶姬的惜羽断翼重续再获仙力,那一日,惜羽抱着瑶姬,挑翻了整个轩辕大营。惜羽将瑶姬葬在她生前最喜欢的滨海浮山,因为她说过她喜欢海,在那里她可以天天遥望波光粼粼的海面。


        瑶姬坟前,惜羽持枪起舞,再次舞动那曲凤求凰,只不过此刻陪伴他的只剩哀怨和凄凉。

                                    凤求凰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枪声呜咽阵阵悲鸣,伴随着惜羽起舞天空中飘散起如凤羽般洁白的雪花,惜羽舞毕,断翼自戕,在瑶姬坟前化为片片梧桐,誓言相守。你放我自由,我却愿自入囚笼。

        “ 那场雪下了好久好久,久到填平山谷冰封海面,那场雪好冷好冷,冷到彻骨森寒触之哀怨。那是一场包含情感的冬雪,是关于爱情的相守和背叛的冬雪。”


        冰儿似乎在为她这个无比久远的青岛冬天的爱情故事作最后总结。稍顿片刻,她用那微红的眼睛盯着我,问道:

        “学长,你说惜羽当时为什么要刺出那一枪,他是那么的爱瑶姬,甚至害怕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也许这就是爱之深恨之切吧,在那一刻,有多少的爱就会有多少恨。我倒是有个问题,既然神族爱上凡人就会消散仙力,为何轩辕是个列外?”

        “因为他根本就不爱瑶姬。他是志在天下的大英雄,他还要南下去和三苗、九黎蚩尤争夺天下,在他的心中只有天下,怎会将小女子放在心上。在他看来,瑶姬只不过是他要从惜羽手中争夺过来的玩物,这和他以前争夺的土地和珍宝没什么两样,只是觉着好就要抢过来罢了。”

        “嗯,有道理。”

稍顿片刻,冰儿又问我:

        “学长,故事听完了,感觉如何?”

        我用指肚在咖啡底座托盘的杯沿来回滑动,看着在窗前走过的一对嘻嘻闹闹的情侣,思索片刻,即像对她也像对我自己说:

        “爱情的火热可以驱散寒冬的凛冽,就如这一杯热滚滚的咖啡,但爱情的破灭却也能让人如堕森寒心死哀默,冬天本就已经够冷了,请不要在寒冬说‘分手’,那个你曾经深深爱过的人真的承受不起这双重的寒冷,如果真的无法再继续走下去,那就在春天之后再放开她的手,能做到这些那便是你对曾经的爱人最大的善良了。”

        ‘啪啪啪’,冰儿拍着小手点着脑袋,毫不吝啬对我的夸赞,说道:

        “精辟,好一句‘请不要在寒冬说分手’,我赞同。”

        稍顿片刻,冰儿眨了眨她那无比好看的眼睛,盯着我说道:

        “学长,你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都不拒绝你的邀请吗?”

        “为何?”

        “因为你就像一本永远有新内容吸引我去读,却永远也读不完的书。”

        “这评价我喜欢,希望我这本书你能继续阅读下去。”

        “我尽力。”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咖啡馆里的埙声继续戚戚怨怨,路两旁的建筑、路灯和树木,全都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色雪妆。这银白色的世界就是青岛的冬天,好美,虽然飘着雪但却不觉那么寒冷,也许是因为这里有爱情吧。


                                          ~End~



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呢大衣价格联盟@2017